中国宁安欢迎您!
中共宁安市市委 宁安市人大 宁安市政府

宁安市政协

站内搜索:
收藏本站
 
首页 | 走进宁安 | 领导之窗 | 党建工作 | 文明宁安 | 古城文化 | 地方经济
  | 新闻中心 | 图说宁安 | 政务公开 | 服务群众 | 法律服务 | 宁安督查
导航
 
 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图片新闻  
黑龙江省美丽 ..
喜迎“十九大 ..
我市召开推进 ..
社区“美丽人 ..
当前位置:首页古城文化精品创作



发迹于宁古塔的北洋军阀张宗昌

发布时间:2013/01/17  发布人:宁安文广新局 [阅读次数:6796]   [关闭


朱文光

    北洋军阀之一的张宗昌,土匪出身,性情暴戾,劣迹斑斑,花天酒地、妻妾成群,挥霍无度,横征暴敛、军纪松懈,所以有了“混世将军”、“狗肉将军”、 “三不知将军”的绰号。他虽目不识丁,却喜欢附庸风雅,以至笑话百出。但民间流传的一些关于张宗昌故事和传说,多为以讹传讹,张宗昌却有鲜为人知的另一面——发迹于宁古塔。

    张宗昌,字孝坤,山东省掖县人,自幼家贫。1896年,15岁的张宗昌随父闯关东来到宁古塔。此时,正值沙俄修筑中东铁路,张宗昌便恶来到铁路上当了筑路工人。由于他勤快实诚,乐于助人,在工人中很有威望,不久就当上了工头。由于经常与俄国人打交道,他学会了俄语,而且说得很流利,为他日后发迹打下了基础。

    张宗昌在日俄战争爆发后被俄军招为翻译,随后在俄军的支持下组织起一支队伍袭击日军后方,“转战”于中东铁路沿线的宁安、海参崴等地。由于有俄军军官的训练、指挥,他学到了军事知识,为日后投身军旅,挤身官场打下了基础。

    张宗昌最初“崛起”于辛亥革命爆发后,革命军派人来海参崴招兵,找到张宗昌,让他组织东北的“胡子兵”赴上海攻打北洋军阀。张宗昌觉得这是个机会,便组织了700多人,自带枪支、马匹,来到上海,被任命为骑兵支队长、团长,赴徐州前线打张勋的“辫子军”。由于他只知道猛打猛冲,虽然很快打垮了“辫子军”,但是不久便陷入重围,后来向张勋投降。北洋军直系军阀首领冯国璋认为张宗昌打仗“勇猛又实诚”,便招到麾下。在冯国璋授意下,张宗昌派部下刺杀了革命军上海都督陈其美后得到重用,官升至侍卫长、旅长、师长。冯国璋死后,张宗昌失去靠山。此时,张宗昌又受到吴佩孚的排挤、打压,于是他想到了发迹之地——东北。张宗昌出关投靠了奉系军阀张作霖,当上了宪兵营长。之后,张宗昌利用在修中东铁路时积累的人脉关系,兵不血刃地平定了一个奉系小军阀的叛乱,得到张作霖的赏识,被提拔为奉军第二旅长兼绥宁镇守使,驻防绥芬河、宁安一带,实现了“二次崛起”。因此说,宁古塔是张宗昌二次发迹的“风水保地”。这期间,宁安县知事(即县长,)王世选和张宗昌来往密切,二人成为好朋友。王世选向张宗昌提供税收和粮饷(王世选主编了民国版宁安《县志》,为宁安文化传承作出巨大贡献),张宗昌保境安民,口碑不错。

    张宗昌任绥宁镇守使时期,正值俄国十月革命。因为张宗昌会俄语,与俄罗斯素有交往,所以一部分被苏联红军打败的白俄军队便过境投奔他。这些白俄军队训练有素而且装备精良,有重机枪、山炮、铁甲车。张宗昌便组成了含有铁甲车队的“外籍兵团”,参加国内军阀混战。尽管张宗昌军纪松懈,战斗力较弱,但每次军阀混战便用“外籍兵团”打头阵,往往取胜,深受张作霖的器重。1924年,直奉战争奉系军阀胜利后,张作霖大封“功臣”,张宗昌率军南下任山东督军,成为了名噪一时的“山东王”。

    张宗昌非常“反共”, 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政变之前,他就率领直鲁联军就疯狂镇压上海工人武装起义。后来跟着蒋介石杀害共产党人,打压媒体,控制舆论,搜查学校,杀害了著名的进步记者邵飘萍、林白水,罪行累累。这一点在电影《大浪淘沙》中就有形象的表述。张宗昌花天酒地、妻妾成群,挥霍无度,毫不吝啬,撒金如土,“天下闻名”。 “三不知将军”的绰号就是张宗昌最形象的证明: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、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、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。为了满足自己的穷奢极欲,他横征暴敛,搜刮民财,税收名目繁多,达近百种,设立“金汁行”,征收“大粪税”。老百姓强烈抨击、讽刺:“自古未闻粪有税,今朝除却屁有捐。”而且“探头税”超收了几十年,天下未闻。张宗昌目不识丁,却喜欢附庸风雅,结交名士,如康有为、杨度等。喜欢吟诗作诗(打油诗),却是笑话百出。比如,他游泰山作了一首打油诗:“远看泰山黑乎乎,上头细来下头粗,要将泰山掉过来,下头细来上头粗。”

    白崇禧率北伐军打到济南,张宗昌向张学良求援,张学良让其自行解散。张宗昌见势不妙,跑到日本躲藏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前夕,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寻找在东北的代理人,极力拉拢张宗昌。张宗昌保持了民族气节,不为所动,拒当汉奸,借故回国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他大谈抗日,主动与张学良合好,准备到济南出任收复热河的抗日军总司令,以图东山再起。当时的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渠,心胸狭窄,诡计多端,表面上欢迎张宗昌,实则担心张宗昌来山东抢地盘。张宗昌到济南后,一面盛情款待,一面暗地进行精心密谋,准备刺杀张宗昌。韩复渠选定省政府里与张宗昌有杀父之仇的职员郑继成,以报“杀父之仇”为名行刺。1932年9月3日,济南火车站,张宗昌在车门口与送行的人正在握手,郑继成突然开枪,子弹击中车门。张宗昌喊声“有刺客”,就往车站外跑。张宗昌哪里知道,车站周围早已布满了士兵。乱枪响起,张宗昌当场毙命。张宗昌这位于乱世之中占据一席之地成为“山东王”,人称北洋枭雄,一方霸主,但最后死于乱枪之下,凄惨地告别了风起云涌的中国近代史,下场可悲、可怜、可叹!张宗昌死后,舆论没有同情,却是一片骂声。原来是韩复渠为了掩盖刺杀阴谋,控制官方舆论,大肆宣传张宗昌以往的劣迹,又动员与张宗昌有杀父之仇敌等仇怨的人写揭露张宗昌暴行的文章,在报纸、电台宣传,所以张宗昌死后受到诟病,不足为怪。也就有了民谣:“又有葱又有蒜,锅里煮着张督办。”

    俗话说,一是一,二是二。社会上流传的关于张宗昌的很多笑话、故事,多为韩复渠指使人杜撰出来的,民间以讹传讹,与事实真相相差很多。张宗昌没有象其他军阀那样,为身后留下大量财产,只是在山东老家和北平有一、二处住房。身后萧条,一无所有。“活着干,死了算”,成为张宗昌一生真实的写照。他也舍得花钱办学校、建医院,聚集人才,做过一些实事。最可肯定的是,张宗昌不做汉奸,主张抗日,斑斑劣迹之中终有一丝亮色。历史大潮大起大落,总会激起一朵朵浪花,这些浪花的消失也是历史潮流向前奔涌的必然结果。

1

 



主办单位:中共宁安市委 宁安市人民政府
承办单位:中共宁安市委宣传部 宁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
版权所有:宁安市人民政府 通用网址:中国宁安


 中国宁安

 德信宁安
  黑ICP备13003496号-1